冬被褐

太子殿下与他的小狐狸

从前有座太苍山,山上有座皇极观,观里有个小道士和小红狐狸。

 

 

                                                  一

  小红狐狸有着红黑的异色瞳,狐狸精们都说小红狐狸是不祥的,带来厄运的小狐狸精,打骂它,侮辱它,说它不像又丑陋。

                                                  二

  小红狐狸非常痛苦,它爬到太苍山最高,最老的一颗桃花树上,想了结自己。

  桃花树非常非常大,纷纷扬扬的桃花瓣,染红了半个天空。

  小红狐狸站在一根细树枝上,想要跳下去。却在探出头时,透过层层叠叠的枝桠看到了树下有一个少年在和一个凶恶的妖怪打斗。少年只持一根桃花枝,脸上戴着黄金面具。挥刺之间若清云蔽月,流风回雪。打斗之间,一瓣桃花被剑气激的从桃花枝上脱落,被风裹挟着缠绵的抚过少年脸上的的黄金面具。在他柔和多情的眼眸中,留下一丝自己的倒影,便了无遗憾似的离去了。

  小红狐狸看呆了。

                                                   三

  少年杀死了妖怪,将桃花树枝插在土中埋好。直起腰来,他微笑着说:“身在无间,心在桃园。”

  说完少年就要离开。小红狐狸急切的把头往前伸,但树枝实在太细了。

                                                   四

  树枝断了,小红狐狸掉了下去。但红小狐狸看到了少年,他忽然不想死了。

                                                   五 

  少年接住了小红狐狸。

                                                   六

  少年的黄金面具掉在了地上。露出了少年清秀温和的脸。

                                                  七

  小红狐狸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人。

                                                  八

  小红狐狸看到少年漆黑的瞳仁里倒映着自己东秃一块西秃一块的皮毛,和被别人咒骂的异色瞳,小红狐狸突然自卑的无地自容。

                                                  九

  但是少年说:“你的眼睛真漂亮,那一定是上天赐给你的礼物。”他这么说的时候,眼底的温柔与善意就像要溢出来了一样。

  小红狐狸第一次遇到这么温柔的人,也是第一次哭了出来。

                                                  十

  少年把小红狐狸带回去养了起来,给小红狐狸取名“红红儿”。

                                                  十一

  少年经常对着红红儿说话,红红儿这才知道,原来个地方叫皇极观,少年叫谢怜,是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对红红儿讲过最多的一句话是:“我,要拯救苍生!”

                                                  十二

  桃花开败了一轮,红红儿学会了化形。他化成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去找谢怜。

                                                  十三

  谢怜非常高兴,带着红红儿去桃花树下玩。红红儿在玩的时候发现了一株洁白柔软的小花,红红儿觉得这束小白花最适合殿下。红红儿高兴的把花献给了谢怜。

  谢怜也很高兴,亲吻了红红儿的额头。

                                                 十四

  红红儿特别特别特别的喜欢谢怜,喜欢到满心满眼都只有他一人。

  于是红红儿对谢怜说:“殿下,我喜欢你。”

  谢怜笑着回答:“我也喜欢红红儿。”

  红红儿急的涨红了脸:“不是,是,是……”

  红红儿突然想起了其他道童说过的话,大喊道:“是想当你太子妃的那种喜欢!”

  谢怜吃惊的微微张嘴。

                                                十五

  正当谢怜准备回答的时候,有一群甲胄在身的人小跑到谢怜一旁单膝跪地。为首的人沉声道:“太子殿下,仙乐国如今四处都有流民起义,天下大乱。陛下与皇后让我等请您回去。”

  谢怜的脸色一下就凝重了,起身就要和他们走。

  红红儿着急的抓住了谢怜的袍角,大喊道:“殿下,你还没说让不让我当你的太子妃呢!”

  谢怜想了想,摸了摸红红儿的头,对红红儿说:“好,等我回来,就娶你当太子妃。”

  红红儿执着的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谢怜毫不犹豫的微笑着答道:“等天下太平了,我就回来,”

                                                十六

  于是红红儿就坐在桃花树下等啊等,等啊等。桃花开了又败,败了又开。谢怜还是没有回来。而红红儿,还在等。

                                                 十七

  红红儿不知道,这天下,是永远不可能太平的,太子殿下,也再也回不来了。

 

 

 

感觉像谢怜这样温柔又执着的人,在现实中,一般都活不长久的。他的道太难了。

得亏天官赐福是仙侠文啊。

你的狐狸精与太子殿下,开心不。 @—★云深一只胡☆— 

少年与梦

  有一个女孩,她患有严重的抑郁症,但她的父母离异,没有人发现。她有一个很爱她的哥哥,在她跳楼自杀未遂以后搬来和她一起住。

  哥哥是她的亲生哥哥,比她大了十二岁。

  女孩装作抑郁症已经好了,因为她不想哥哥难过。

  她其实还是一个人的信徒,那个人叫谢怜。

  谢怜是一个小说里的人物。

  但她真的很喜欢他。

  女孩靠在床头又一遍翻起了《天官赐福》,哥哥端着一瓶热牛奶,屈指轻轻敲了敲房门,“囡囡,我进来了?”

  女孩放下手机,答道,“好的哥哥。”

  哥哥走进房门后,将热牛奶递给女孩,“温度刚好。”

  女孩双手接过热牛奶,捧在胸前,小口的喝着。

  哥哥温柔的问道,“今天囡囡有没有什么很开心的事要和哥哥分享呢?”

  女孩把喝完的杯子递给了哥哥,想了想,“今天我们班的……”

  哥哥微笑着听完,又打趣了女孩几句。站起身“好了囡囡,该睡觉了。”

  女孩乖乖躺下,哥哥顺势为她掖好了被角,关上了日光灯,打开了星空投影灯。

  “晚安,囡囡。”

  “晚安,哥哥。”

  女孩睁着眼看着天花板上被投射出的万千星辰,没有一点睡意,她一直等到客厅里的灯被关上,哥哥的脚步声也停下。才悄悄的起来,拉开床头柜,拿出里面藏着的安眠药和矿泉水,喝着水吞下了两粒,再轻手轻脚的放回去。自己躺好,放任自己陷入一片黑暗中。

  在昏迷前,她在心中默念“太子殿下请保佑我。”

  哥哥不知道的是,其实那些事都是女孩从网上看来自己改编的,她不想让他难过。

  女孩惊诧的发现自己居然在做清醒梦,她环顾四周,发现这是自己上一次跳楼未遂的地方,她循着记忆来到自己上次站的地方,梦里时值夜晚,路上并没有人。

  如此正好,女孩想,这样既不会砸到别人,梦里跳下去也不会真的死,哥哥也不会难过了。活着太累了,女孩觉得。

  女孩双膝微弯,正要往下跳时,突然被人从背后一把抱住,往后一倒。女孩下意识的护住头部,却又一次砸到人柔软的身躯上。

  还没等女孩反应过来,拽她回来的人就半直起身,一边检查了女孩的头部一边语气温和的问道“你还好吧?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女孩刚刚其实完全倒在他身上,一点事都没有女孩急忙起身道谢,却在看到他脸的时候愣住了。

  男生穿着一身洗的发旧的白道袍,微弯的双眸里好像盈着一泓湖水,柔和多情而不轻佻。长眉秀目,神情焦急却不逼人是个担忧而温柔的面相。一头长发用发簪整齐的束起,他微皱这眉头柔声问道,“真的没事吗?”一边姿态矜雅的站起,轻轻拍了拍袍子。

  女孩喃喃道:“太子殿下?”

  女孩突然手足无措起来,呐呐的说“没事。”

  谢怜忍不住笑叹一句:“你怕什么?”

  女孩也笑了笑,没有接话。

  大抵所有人在喜欢的人面前都是这个怂样吧。

  谢怜温柔的笑着说:“其实我也曾经非常非常痛苦,从一国太子少年神仙,到落魄浪人人人喊打。我也曾被万箭穿心,我的父母上吊自杀,我的朋友也离我而去,我痛苦的差点杀了我曾经想保护的人。”

  女孩倾耳以听,神色认真,“然后呢,你杀了他们吗?”

  谢怜摇了摇头,“然后我在自己身上插了一剑,自己躺在坑底有一个人被我绊倒后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把我拉了起来,还给了我一顶斗笠遮雨”

  “有时候,人就是要别人拉一把才能站起来的。多谢他,我才明白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曾经最讨厌的人”

  谢怜轻声问道,“我可以站到你面前吗?”

  女孩点了点头。

  谢怜走到女孩的面前,轻轻地将一个项链挂在女孩的脖颈间是一根普通的红绳,挂着一个香囊,香囊上用刺绣绣着一个“仙乐”散发着淡淡的草木清香。

  谢怜挂好香囊以后,后退几步到一个礼貌的距离。双手合十道:“这是我殿的护身符,有困难时默念“太子殿下,请保佑我”我就能听到啦。”

  梦境中的夜晚过去了,第一缕阳光以无可匹敌之势撕裂的黑暗,阳光迅速的开始洒满街道,并逐渐向上中铺到了女孩脚下,撒了她满身。

  谢怜还是双手合十笑吟吟的道:“我想你的哥哥会很乐意和你促膝长谈一下。”

  “有些路,你必须要自己走。”

  “天亮了,早安,小姑娘。”

  

 

 女孩猛地睁开眼,坐在他旁边的男生转过头来。拉开的窗帘投进春日暖阳,为男生勾勒出一个温柔的轮廓。“囡囡做了什么好梦呀?睡觉都笑着呢,哥哥都没舍得喊你。”

  “咦?”男孩讶异了一下,从女孩的脖子上勾出了那枚护身符,看着上面的“仙乐”笑着说道,“又是你家太子殿下?什么时候带上的?”

  看到那枚护身符女孩忽得嚎啕大哭,抱住了哥哥。

  “哥,我爱你。”

  “这个世界真温柔。”

  “谢怜怜真是太好了。”

 

 

女孩已经很久没有再请求太子殿下保佑了,因为接下来的路,她会自己走。



超喜欢怜怜了。

悄咪咪给糊糊喂粮,张嘴吃粮不准嫌弃哼唧。 @—★云深一只胡☆—